武汉信息港

当前位置:

深秋述说冬的寒意

2019/07/13 来源:武汉信息港

导读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不觉就又是深秋。窗外凉风习习,黄叶飘飘,苒苒物华休。自古逢秋悲寂寥。独坐窗前,双眼久久的落在高低不一的楼房,来来往往的车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不觉就又是深秋。窗外凉风习习,黄叶飘飘,苒苒物华休。自古逢秋悲寂寥。独坐窗前,双眼久久的落在高低不一的楼房,来来往往的车辆,三三两两的行人上。此刻我就像一只孤雁,可是谁怜一片影,相失万重云。心中除了落寞,就再也找不出什么词来形容我此时的心境了,“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如秋的年华,沧海又桑田,我收获了什么。除了一颗伤痕累累,千疮百孔的心,我还有什么,生命吗?苟延残喘也叫生命?一个女人的一生就这样定格成了永恒,沉痛吗?好像已经没有了感觉,痛到极至就是麻木,悲哀吗?悲哀。只有悲哀了。

蓦然回首,想起青春年少时,曾今是那么的满怀希望,憧憬着未来的一切关于美好的东西,虽然也贫穷,虽然也艰辛。但却幸福并快乐着,常常在月朗星稀的夜晚听爷爷把家史来诉,听父亲把二胡来拉,拌着咸菜稀粥的快乐是如今无与伦比的天堂。夜里总是盼望着天明,因为明天又将是新的太阳,新的心情。蛙声蚕鸣蟋蟋鼓重复的弹奏着,我也无数次的计划着未来,无数次的变化着希望。却总是在不知不觉中又甜甜的进入了梦乡。

成长总是伴随着烦恼的,但所有的烦恼就如同流水中的小阻体一样,绕绕就过去了,于是时间也像流水一样欢快,像花儿一样的美丽。

转瞬间,就已长大成人。有了自己的家,爱人和孩子,这样的日子不就是我翘首期盼了多年的生活吗?我像个快乐的天使一样陶醉,常常在梦中痴笑,我以为我的幸福生活就这样定格成了,可以好好的工作,好好的生活。相夫教子。围绕自己的小家开心的忙碌,相伴自己的事业尽心尽力。用那少有的工资买自己喜欢的而不是的东西装饰自己的心情和小女人的妩媚。不求荣华富贵,但求平平淡淡。不求你浓我爱,但求平平安安实实在在。一个小职员,小女人的幸福要求并不奢华。如果能这样天长地久的过下去,我就心满意足了。

可是,生活它就是这样的诡异莫测,却又残酷无情。一切才刚刚开始却要落幕,一场毁灭性的灾难就这样粉碎了我的一切。幸福,快乐,工作,家庭和情感所有的带有希望的东西都像烟花般绽放后转瞬破灭,连一粒烟灰也没抓着就尘埃落定。于是绝望,挣扎,而又撕心裂肺,午夜那动人的美梦被日日夜夜的泪水和疼痛替代。从此却只能孤单面对一切,无助和屈辱也常常伴随,一个女人美好的年华在泪水中磋砣。无数次在绝望与挣扎中辗转於回,却始终找不出一线希望中的亮光,绝命中的稻草。那将是一种怎样的残酷,又怎样的痛彻心扉。千疮百孔的心在黑暗中挣扎着,煎熬着。常常以为自己如果不是死了的魂灵,就是活着的僵尸。谁说“山穷水尽疑无

路, 柳暗花明又一春。 我的春天在那里,谁又说,上帝为你关上一道门,就必定会为你打开一扇窗,窗在那里。没有谁会回答,我不知道有没有上帝,如果有,我将诅咒。我也不知道有没有神灵,如果有,我会虔诚的为你叩拜一千次,一万次。从日出到日落,从白昼到黑夜,不为什么,只求你还我幸福和快乐。

深夜。当所有的痛苦和孤独在黑暗中氤氲开来,夜色里飘荡着坟茔才有的死寂,我就迫切的希望梦见我逝去的祖父母,希望他们伴着一缕青烟化着神的使者,给我带来福音亦或是仙丹,拯救我从地狱中逃离,可是,正所谓“雁尽书难寄,愁多梦难成”。痛苦常常让我久久的失眠,连梦也做不了。我又怎能见到他们,都说佛能点化众生,帮助众生逃离苦海,于是,我就问佛:你在那里?佛曰:孩子,我一直都在,心在佛就在。只是你的眼睛已迷茫,心也被痛苦屏蔽,所以你看不见我,我问佛:为什么要给我那么多苦难?佛曰: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我又问佛:如何让人的心不再孤单,佛曰:每一颗心生来就是孤单残缺的,多数带着这种残缺度过这一生。我用心想着佛语,似有所悟。心在佛就在,我就问心也问佛,我绝望了吗?我就那么无牵无挂吗?心说"不",你还有儿子,还有父母,还有亲人,儿子的眼睛就是那黑暗中的亮光,是你无限的牵挂,父母兄弟姐妹都是你的不舍。黑夜里想着儿子为我采下得束油菜花,想着父母的笑脸,紧闭的双唇在黑夜里出现了一抹灿烂。

心在佛就在,我坚信我心中的佛会为我解答所有的人生疑难,陪伴我在低谷中走到,不求完美,但求完整。这个深秋有点冷,凉风飒飒。但我只要双手紧抱就能温暖自己,风能解落三秋叶,也能开二月花。我翘首着等待春暖花开,这个冬天也许会比往年更加寒冷,但说不定就会下雪,透过窗户我就能看见满天飞雪的美丽,我期盼着,于是生活也由此有了一丝色彩,生命有节奏的跳动起来。

造成前列腺脓肿的因素有那些
黑龙江的治男科研究院
云南的专治癫痫研究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