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信息港

当前位置:

江南小说千年之恋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武汉信息港

导读

【梦境】    “小狐,小狐,别跑了,再跑我生气了!”一个明眸皓齿的灵秀女子追着一只雪白的狐狸在奔跑。  “雪儿,你身体不好,怎么又出来?待

【梦境】    “小狐,小狐,别跑了,再跑我生气了!”一个明眸皓齿的灵秀女子追着一只雪白的狐狸在奔跑。  “雪儿,你身体不好,怎么又出来?待会犯病了,怎么办?”一个气宇轩昂的俊朗男子,拿着披风快速来到女子身边。他瞧了瞧女子脚边的白狐又说到:  “就知道,又是这只白狐,当时就不应该让你救下它,你哪能老是如此折腾?”  “听夜,你怎么总是这样说小狐?它很听话,很乖,很有灵性的。”女子将脚下的白狐轻柔的抱在怀里。“小狐,我说的的对不对?”女子边说,边用手轻轻的梳理它的绒毛。白色的小身子乖腻的蹭了蹭,灵动有神的眼睛脉脉注视着女子。那眼睛竟然深情款款又透露着无奈与痛楚。  苏沫雪突然的睁开眼,顺手将床头的台灯打开了。这个梦折磨了她半个多月了。自从半个多月前许三生去美国后,这个梦就开始出现了。  梦中男子的容貌与许三生很像,可是那女子不是自己,却又有一丝像自己。她奇怪的是那只白狐,自己为什么会在它的眼中读出深情、无奈还有痛楚,而且每次都是在那时醒来。难道预示着什么?  苏沫雪摇摇头,现在还是不要想了,三生明天就回来了。明天接机后,一起去医院瞧瞧,现在继续休息才对。苏沫雪将台灯熄灭,躺下接着睡了。  【魂穿】  苏沫雪没想到昨天梦醒躺下后继续睡,竟然睡过头了。唉,这段时间可能真的累!那个梦近经常出现,难道是她与许三生的前世?自己也太能幻想,还真相信什么前世今生?就在这个时候手机响了,显示是许三生。  “三生,嗯,今天没开车,我打的了。恩,好的,一会就到!啊————”苏沫雪刚准备挂电话,出租车竟然与前面一辆车相撞了。在她意识的一秒,她想:这也太背了,打个的都能出车祸。  “沫雪,沫雪,快醒醒,快醒醒!”这声音不是许三生的,是谁?这声音让人感觉如沐春风,也太好听了吧。一个男人的声音这么温文尔雅!可是四周为什么这么黑,而且还这么冷,是什么地方?当她睁开眼,不是吧?天竟然可以这么蓝,云竟然可以这么白?苏沫雪准备再看看蓝天白云时,一动才发现,自己是浮在水面的,神马情况?  当她努力的站起身时,发现周围绿树环绕,鸟语花香,自己躺的这个湖前面是条很高很宽的瀑布,这里像世外桃源一样美丽。  “不对不对,我不是出车祸了,怎么会在这里?”当她反应过来低头思考时,在水面上的那张脸,明眸皓齿、灵秀清雅,不是梦中出现的那个女子的脸么?不是吧,还在做梦,这次更离谱,竟然还这么真实。苏沫雪为了搞清楚,是不是真在梦中,就用力的掐了自己胳膊一下。  “啊——,好痛好痛!”不是梦,不会这么玄乎吧。难道,难道穿越了?她用手摸了摸这张陌生又熟悉的脸,而且是灵魂穿越?电视小说里太多了,还真能发生?那自己在那个世界已经死了吗?许三生还在那个世界?苏沫雪一时很难接受这样的变故,难道一切都与那个梦境有关?  【亦冷】  那天苏沫雪发现自己魂穿了,用了一天时间让自己慢慢消化,接受了这个事实。决定既来之则安之,说不定那个叫听夜的男子与那只白狐也会出现,那不是很好玩。苏沫雪那天在附近找到了一间竹屋,里面生活用品全都有,当然不是现代那样的。在竹屋后面都是种的菜。原来这个身体的主人是学医的,与师傅隐居在这里,师傅在三年前仙逝了,就剩她一个人在这里。那天出现在湖里,是因为试药中毒了。这些都记录在她的手札里,其实就是我们说的日记。  来到这里已经十多天了,苏沫雪总算是适应了。还好她自己会做饭,要不会饿死了。不知道现世的许三生此时怎么样了?可是这里到底是什么年代了?外面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这些天她也没少去转转,可是出了大瀑布,其他不是树就是山,一户人家也没有。如果再这样下去,她肯定会疯的。  苏沫雪跑到瀑布那里,对着它大叫:  “啊————,老天,拜托,要么让我穿回去,要么现在马上立刻让我见到一个这世界的人!”刚喊完,苏沫雪突然发现瀑布下面好像真有个人。不是吧,这么灵。不会是死人吧?!虽然害怕,但是她的好奇心战胜了恐惧。苏沫雪慢慢的下到水里,走了过去。  “还好,是活的!”苏沫雪伸手探了探那个的鼻息后说。知道对方还活着,她就放心了。她打量着这个一身黑衣,冷漠,剑眉,鹰鼻的男子,冷若冰霜的脸也不失英俊。不过他好像受了很严重的伤,左腹的伤口还在流血,右手紧握着一把利剑,江湖人?  苏沫雪没有再多想,费了很大力气将人拖到岸上,然后回竹屋拿了一些草药与处理伤口的的东西过来。还好这十几天没闲着,那些医术看了刚好派上用场。  “哈哈,算你幸运,你可是我苏沫雪的的个病人!”苏看着自己给他包扎的伤口后高兴的笑道。恩,虽然包的不够专业,有点像木乃伊,但是毕竟是次给人包扎,以后习惯就好了。苏沐雪在旁边注视着昏睡中的人,正在欣赏他那英俊冷漠的脸,突然,那双眼睁开了。苏沫雪正准备说话,那把利剑就架到自己脖子上了。什么情况?  “谁?”冰冷的声音从那人嘴里出来。  “什么谁呀?我救了你,你就这样对待你的救命恩人?”苏沫雪虽然很大声的说,却不敢动一下,那把剑可是真的,不是演电视剧!  “谢谢!名字?”耍帅么?多说一个字会死呀?  “苏沫雪!”  “亦冷。”  【出山】  苏沫雪看着那叫亦冷的杀手将伤口换上新药了。是的,杀手,亦冷是杀手。这七天的时间里,亦冷在这里养伤,苏沫雪除了供他吃住,还给他讲笑话逗他。可是亦冷那张脸除了那个酷酷的冷漠表情,就不会出现其他表情了。苏沫雪有些生气的是,亦冷觉得自己包扎的太难看,还嫌自己的厨艺不好。苏沫雪还觉得亦冷他冷冰冰的了,脸上总是那一成不变的表情。虽然亦冷比较冷漠少语,但是对于沫雪的问题还是有问必答的。  亦冷从小是孤儿,后来加入了一个杀手组织,一直到现在,貌似亦冷在那组织里还是个不小的人物。这次身受重伤是被人暗算所致,才意外闯入这里的。  “苏姑娘,我要离开了。”  “等等,说多少遍,不要姑娘姑娘的叫。沫雪,叫沫雪。离开,好的,等我收拾东西,我和你一起离开。”说完沫雪不给亦冷回话的余地,赶紧去收拾东西了。  “苏——,沫,沫雪”亦冷喊出口后,觉得很不自然。  “很快,很快就好了。”苏沫雪不一会就拿着一个小包裹出来了。如果再一个人在这里待下去,不死也疯了。这么好的机会可以离开这里,一定不能错过。    “亦冷,不要说不可以,你不是说会报答我的救命之恩吗?那就带我离开这里,我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你必须带我出去见识,必须的!”苏沫雪说完故作可怜的望着亦冷。  亦冷看了看苏沫雪,有些愣住了。苏沫雪是个奇特的女子。初见时的直率与真诚让他信赖。这几天的相处让他更了解到她的细心、柔情和些许的霸道、可爱,让他毫无戒心,完全不记得自己的身份,他此时面对苏沫雪完全失去了做为一个杀手的警觉。  “喂,不管你怎么想,你走,我也走,跟定你了!”苏沫雪见亦冷一直不说话,用力的拍了一下他的胳膊。跟定你了?!亦冷觉得心里有丝悸动,那不曾有情的心变得有些柔软了。  “那走吧!”  就这样两个人整装出发了。  苏沫雪很惊讶,原来出去的路就在那个大瀑布里,从瀑布中钻出去后,是一个湖,两人来到湖边上岸后,亦冷带她来到一座悬崖前面。难道,难道当时亦冷是从这里掉下来的?苏沫雪觉得心里有些难受,抓着亦冷的手,更紧了。可以想象亦冷那天是多么的危险。  “一会,一会抱紧我,我用轻功上去。”亦冷被苏沫雪突然抓紧的手弄得有些不自然了。上去?飞上去?轻功,原来真的存在。看到沫雪高兴的模样,亦冷的嘴角微微上扬了,如果苏沫雪看到,肯定会很惊讶,原来杀手亦冷还会笑的!  因为受伤的原因,亦冷费了不少劲才将苏沫雪带到悬崖上面。  【遇险】  亦冷与苏沫雪出来后,在集市上找了一家客栈先住下了。  苏沫雪很想去见识见识这个世界,但因为亦冷有事要办,不放心她一个人,非是让她待在客栈等他回来。苏沫雪强压着心里的激动与好奇听着亦冷的交代。无非是不要偷跑出去,一个人不安全;不能好奇心重管别人闲事什么的。原来亦冷也可以讲这么多字的!亦冷给了一截小翠笛给苏沫雪,只有手指的长度,她试着吹了一下,竟然没有声音。  “这个吹出来的声音,别人是听不到的。当你有危险时,吹一下,我会赶过来,一定保管好。”看着苏沫雪疑惑的眼神,亦冷解释到。  “这么神奇?恩,必须保管好,你快去做你的事情,我会好好的,你事情完了后就回来找我!”苏沫雪边说边将亦冷向门外推。  “等你走了,我再出去逛,你又不知道。”苏沫雪在心里想。亦冷也不再拖延了,事情办好,就马上回来,陪她去她想去的地方。亦冷自己可能还没有意识到,这个认识才几天的女子,已经慢慢的住进了他冷漠的心里。  看到亦冷离开了,苏沫雪捂嘴偷笑。“古代的集市,我苏沫雪来了!”她赶紧下楼走出了客栈,向集市奔去。  来到集市上,有卖绣帕的,有卖头饰的,有卖衣服的,有卖乐器的等等,苏沫雪都看得眼花撩乱了。她来到一个卖绣帕的摊位,细细的欣赏着。手帕上的刺绣很精致,栩栩如生,真是佩服,这些可都是纯手工的!  “姑娘,这条绣帕很适合您。瞧这个兰花多配你,买下吧!”苏沫雪正拿着一个绣着兰花的手帕在端详,摊主就开口推荐了。她也觉得挺好的,笑了笑,正准备掏钱买下,才发现,自己根本没钱,亦冷也没有给她钱。  “老板,那个,我今天没有拿钱,这——”  “多少钱,我帮这位姑娘买下了!”这时一只手拿着银子递过来了。有人“英雄救美”!苏沫雪转过头,发现一个长相还算看得过去的男子,正用一双色眯眯的眼睛看着她,原来是来者不善呀。  “老板,不用了,这个我不要了,谢谢!”苏沫雪赶紧放下绣帕准备走,看来亦冷还是很有先见之明的。  “走什么呀,姑娘,旁边客栈楼上有雅间,我们去认识下,聊聊如何?”  “我们没必要认识,没啥好聊。”苏沫雪连忙躲开对方伸过来的手,谁知那人向他身后的随从打了个手势,马上有两人向苏沫雪走过来了。强抢民女,小说电视中经常有,竟然现在会发生在她身上。苏沫雪赶紧拿出亦冷给她的笛子,用力的吹了一下。“亦冷一定要及时赶到,不然,我就玩完了。”苏沫雪在心里想。  【听夜】  苏沫雪一个弱女子当然是跑不过他们的,被那俩随从抓到那可恶男子的面前。  “可恶,赶紧放了我,不然你会死得很难看!”苏沫雪故做镇定的威胁那人。  “本少爷到想知道是怎么个难看法?”男子用扇子挑了挑苏沫雪的下巴。  “请放了这位姑娘!”苏沫雪觉得这个声音简直是天籁之音。她回头一看愣住了。虽然换了发型,是这里的装束,可那明明就是许三生。她的眼眶湿润了,是激动,是高兴,也是委屈。  “你谁呀?别多管闲事!”  “听云山庄——听夜!”那帮人听说听云山庄后,马上松手了,那个男子也赶紧对这个像许三生的人态度恭敬了,周围的人有些骚动了。苏沫雪此时根本没有发现自己已经被那些人松开了。她脑海里只有两个字“听夜”。难道那个梦与这莫名其妙的穿越都是为了在这里遇见听夜?或着是说许三生的前世么?  “姑娘,姑娘,你没事吧!”听夜走到苏沫雪的面前,看到她的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顿时心里有些难受。突然沫雪伸手抱住了面前的这个人,越抱越紧。听夜被她突然的拥抱弄得不知所措,慢慢的伸出手,轻轻的拍抚着哭泣的苏沫雪。  这时,匆忙赶到的亦冷看到两人相拥的画面,本就不暖的血液更加寒冷了,突然鲜血从口而出。着急她的安危,拼命的向这边赶,本来旧伤未愈,现在气血攻心了。他慢慢的用手抹掉嘴角的血迹。原来她不是要见识外面的世界,是出来寻人的。听云山庄,江湖中谁不知道,这样也好,沫雪不用跟着自己过刀口上添血的日子。亦冷转过身,拖着落寂的身影向客栈的方向去了。  【回庄】  苏沫雪在平静后向听夜解释。听夜长得很像她青梅竹马的朋友,本来两人准备成亲的,可是一场事故,自己再也见不到那个朋友了。所以见到他后失控了,才会有那样的举动。苏沫雪心想,就算是说真相,他也不一定相信,只有如此解释了。听夜知道后,表示很理解,并劝她节哀。  节哀?敢情是他误会,以为许三生不在人世了。也是,可能再也回不去了。自己和许三生从小一起长大,似乎恋爱、结婚都是水到渠成,理所当然的事,只是这匪夷所思的穿越让他们偏离了原来的轨道。  听夜了解到,苏沫雪是和一个叫亦冷的朋友刚来到这里。他和沐雪一起来到他们住的客栈,在回客栈的路上,苏沫雪时不时看看听夜的脸。梦里的那个人是他么?他是许三生么? 共 10358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治疗男科专科医院
云南好的癫痫专科医院
护理癫痫都有哪些常见的方法
标签

上一页:不要

下一页:乱世佳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