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陈天桥和史玉柱的对决

2019-02-28 03:20:17

陈天桥和史玉柱的对决

A5任务 SEO诊断选学淘宝客 站长团购 云主机

梁朝伟演过电视剧版的鹿鼎记,黄晓明也演过;古天乐演过的神雕侠侣,黄晓明也演过;周润发演过的许文强,黄晓明还演过。黄晓明和他们要么神似,要么形似,这些大牌明星演过的招牌角色,黄晓明一一尝试,所以难怪他近这么火。

当然,给我印象深的,还是《新上海滩》。我对这个新版的上海滩的好感,也许建立在老版上海滩的基础之上,但我有时还真说不清楚,我到底喜欢上海摊的那一点。我只记得,上海滩这个地方英雄辈出,矛盾重重,地方虽小,却是一个大舞台。

其实,现实中的络游戏行业也是如此:

巨 与 大 两个特色

07年互联企业财报已经公布,游行业出现两个热点:一个是陈天桥和他的盛大;另一个是史玉柱和他的征途络(现在改名为巨人,他在做一款名为《巨人》游戏)。史玉柱不比陈天桥,代理和研发的游戏有一箩筐,而且品种丰富、类型齐全;史玉柱目前就有两款游戏,前者征途已经公认取得了巨大成功,后者《巨人》才刚刚测试。不过,即便是这两款游戏,却已经吊足了媒体的胃口。

史玉柱两个游戏的名称很讲究,前者很低调:征途,意味着他要踏上络游戏的征途,颇有点苦行僧的感觉;后者 巨人 ,略显张扬,这个名字让人想起那座70层的巨人大厦。史玉柱热衷 巨 ,陈天桥偏爱 大 。看来,两者都不是平凡的角色。

07年四季度的收入对比上看,盛大的收入超过易和巨人排在;但净利润却在易和巨人之后。

单位美元07年收入07年净利润

盛大3.38亿1.91亿

易3.16亿1.73亿

巨人2.094亿1.558亿

九城1.754亿0.33亿

而07年全年的收入来看,盛大在收入和利润方面都超过了易和巨人,稳居。

巨 与 大 的背后

十多年前,史玉柱打算盖一栋70层的巨人大厦,但终未能如愿,反而跌入了事业的低谷;十年间,史玉柱凭借残余的人脉和资金,建立了名为 健特 (英文为巨人)的保健品公司,东山再起;十年后,史玉柱资金将征途改名为巨人,并在纳斯达克顺利上市。

两年前,笔者和一些游行业的观察者都对史玉柱做游普遍不看好。当时资金不愁,但人才和产品却是史玉柱面临的大难题。两年过去,我们发现史玉柱都顺利解决了。人才,初从盛大挖走的一拨人,产品也是盛大的《英雄年代》的改版。之后,产品方面,玩家出身的史玉柱成了策划牵头人;营销方面,走的是脑黄金的路子。在推广方面,连央视都避让三分,征途的广告轻松登上央视的黄金时段,一放就是一个月,这也算开了先河,史玉柱在营销上的资源和人脉远非常人可比。

可以说两年来,史玉柱在一款游戏上(征途)精耕细作,很有当初丁磊的风格,而且也取得了和丁磊一样的成功;而另外一款游戏《巨人》要在三月底才开始测试。史玉柱在一款游戏上,足足花了2年多的时间,但就 07年四季度的净利润而言,史玉柱的一款游戏,竟然超过盛大的几十款游戏游戏的总和(包含各种类型),颇值得人们玩味,那么,如果他用5款以上游戏的话,又当如何?

征途络后来改名了,改成了巨人,史玉柱的心态也应略有不同,当初的游坎坷的 征途 之路,让史玉柱成了游业 巨额利润受益人 。而盛大走上了另外一条路:广泛播种,四面出击,游业务线之全,让行业为之惊诧,盛大的产品线和产业链条已经构成一张覆盖游全行业的络。

史玉柱要做活一角,而陈天桥玩大模样,盛大的棋子是满天飞。

络游戏 与 猪

中国人有一句损人的话,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 意思是,事情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过,但是见识过,略有了解。据说这个典故来自《红楼梦》第十六回: 偏你又怕他不在行了。谁都是在行的?孩子们这么大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

如果把中国的络游戏比作成猪肉,的确有些人不但没吃过这块猪肉,他们甚至没看过猪是怎么跑的,他们就是在美国的那些所谓的华尔街的分析师们。

中国的络游戏是在单机盗版游戏横行若干年,造就了络游戏的潜在市场,这在美国和日本都没这条件,这也造就 中国络游戏 这头 本地猪 的生存环境 这些,美国的分析师们不了解,所以,他们每每看到中国游报表上的巨额利润时,就会感到迷惑;

中国玩家,颇有中国特色,喜杀戮,喜装备,喜升级;美国的虚拟人生,第二人生在中国火不起来;美国的龙与地下城,在中国也没火起来。 这些,美国的分析师不了解,他们也会迷惑;

如果把络游戏比喻成猪,史玉柱喜欢养猪,陈天桥喜欢买猪;史玉柱喜欢养一头大肥猪,陈天桥喜欢买很多品种的猪,像宠物一样养着。

中国的猪有中国的做法,中国人喜欢红烧肉东坡肉,喜欢京酱肉丝、水煮肉片;美国人喜欢吃猪排。中国的络游戏也有让美国人看不懂的地方,比如道具模式、虚拟货币,所以陈天桥和唐骏要跟美国人讲络游戏的新模式,告诉他们红烧肉和猪排一样好吃。美国的次贷危机,美国的猪肉不好卖,让他们对中国的猪肉也没了信心,近史玉柱巨人络资产也大大缩水,没办法,史玉柱做的猪肉,美国人更是看不懂。

美国的股票分析师们,真像那句话说的一样,没吃过猪肉,也没见过猪跑,他们更不懂陈天桥和史玉柱的手艺了。

系统 与 阶级

Techweb在三周年庆祝会上,把《南方周末》的《系统》评为07年度原创报道。这篇《系统》直击史玉柱《征途》的软肋,据说,让史玉柱大为恼火。其实背后还有几段小插曲:

史玉柱向来了解媒体厉害,当然也极会利用媒体炒作。对于媒体的采访,史玉柱向来是慎之又慎。《南方周末》在行业内颇有影响力,但在采访史玉柱的时候,却曾经碰了软钉子:原来,在写《系统》之前,已经有一拨采访了史玉柱,由于对游行业不了解,问了些特不专业的问题,被史玉柱不软不硬地回应了。写《系统》那一拨,于是花大力气找了一个真实玩家,从玩家角度去分析《征途》的问题。据说,史玉柱对后面的挺重视,正打算让写《系统》那几个去欧洲旅游。当《系统》刊登出来的时候,据说几个已经在去欧洲的路上了。

当然,这篇文章主要是行业影响比较大,但并没有影响到玩家,很多玩家看了这篇文章,反倒勾起他们的兴趣。

《系统》的确是一篇好文章,它从一个玩家的角度(吕洋一程度某医院的B超检查师)去分析征途,征途的世界,和这个虚拟世界的法则。一个很小的视角,却反映出系统一直就存在着的根深蒂固的问题。在1.2万字的篇幅中,文章用 勤奋 来形容这个系统,当然还有 花钱的陷阱 核裂变一样蔓延的仇恨 可以赌博的游戏 花钱买你生气 丑恶,荣誉被建立在仇恨和贪婪之上

《系统》就象是玩家自己写的游戏体验文章,其中不少是 游戏专用术语 ,去掉评述性的文字,基本可以给征途络(现改名为巨人络)拿去做玩家指导了。这个游戏中,深刻的体验,则莫过于 金钱至上 的游戏规则。这种规则在现实社会是遭遇抵制的, 钱不是万能的 而在《征途》里,这俨然成了一种文化,一种游戏的文化,一种游戏系统的文化:有钱人统治着虚拟的世界。

《征途》据说也是道具模式的先行者,不过征途的道具模式让玩家分成了两个派别或者阶层:一类是有钱人,他们可能城市中的富翁,对游戏只略懂皮毛,但一掷千金,舍得花钱,他们拥有的装备,当然也拥有至上的权利和等级;另一类人,或许是穷学生,没钱的打工仔,他们能支付起的,就是上费和他们的时间。

征途也因此成为一个舞台,穷人杀怪物,富人杀穷人的舞台,久违的 阶级 在虚拟社会重新出现。

《系统》算的上中国游稿,它让中国游人的史玉柱很头痛。

后记:

我仍然地怀念老板《上海滩》,也许《新上海滩》实在太象老版,才深深地打动了我。上海,这个弹丸之地却总是英雄辈出,不但是黑社会,在络游戏行业依然如此,陈天桥、史玉柱、唐骏、王子杰、朱骏,他们让我想起了冯敬尧、许文强、丁力,络游戏的上海滩依然风云变幻。

顺便引用寇晓伟在去年游年会的一段话,结束本文:

但是,近一个时期以来,我们大家都明显感受到有一些不和谐的现象,在滋扰着我们的产业。有的企业为了自己的利益,采用不道德的手段,恶意破坏竞争对手的合法商业运作;有的企业利用媒体无中生有,恶意贬损竞争对手的形象

如何治感冒流鼻涕
宝宝消化不良怎么办
连花清瘟适合小孩吃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