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信息港

当前位置:

渴望一次恒久的爱情7z

2019/01/29 来源:武汉信息港

导读

那个一生为情而活的人说过这么一句话:于茫茫人海寻我灵魂惟一之伴侣,得之,我幸;不遇,我命。如此而已……  喜欢这话有好几年了,将这句话移入心

那个一生为情而活的人说过这么一句话:于茫茫人海寻我灵魂惟一之伴侣,得之,我幸;不遇,我命。如此而已……  喜欢这话有好几年了,将这句话移入心中的五色土圣坛种植,它的根已经扎进我骨子里去。  来来往往,檫肩而过许多美丽的风景,抓不到一点温馨的踪影。等到夕阳西下,蓦然回首,朋友们说我走得太辛苦,太孤伶。挥挥衣袖,怎也抹不去心中的愁绪。转过身,继续向前,烟水茫茫,梦,在何方?我,又将漂向何方?  曾以为,只要付出就会有回报,只要真心就能感动尔心。而我错了,错到不想回头,硬沿着错误的开始延续下去。  葬花吧,将死了却存活的梦想埋在那方五色土圣坛。夜半时分,回味往事,若起棺再睹梦变的惨痛。少年的梦就像一具干尸,心房总散不去往昔的气味。来一支麻迷的香烟,于烟雾中忘记了继续而常常烧着手指。盯着那些日记发呆,是在努力回忆过去,还是想着现在或未来。亦或什么都不想,我不得而知。  如果某一天你结婚了,那么感谢你给了我曾经;如果某天你忘记了我,那么感谢你给了我安宁;如果世上只有一朵鲜花,那么它将属于你,因为那是我年少的泪滴所滋生。  也许从一开始,我的故事就定格在了那条江南的雨巷。雨巷里飘着的是什么,杏花烟雨,旁边,是青瓦碧苔。  可是,我的柔情是一条从珠穆朗玛发源的迂回曲折的内流河。  那坛感情的老酒从古道西风瘦马上那人背负的酒壶里转进我的血液,我由此成了世界上郁闷的男人。  还读过这么一段话:不要等春花谢了才伤春,不要等无法更内陷的心,再也回不到初的位置。在这个城市里,在我高尔基式的大学里,我成了自己深层的知己。  行囊里一袋失落外,它和我的内心一样已空无一物。  空无一物时,涌出麻凉麻凉的感觉。忽然间就自暴自弃。一下子将调成静音,丢进包里,不再去看,把等待和期望一古脑儿放一边去。  周国平说,世上有味之事,包括诗,酒,哲学,爱情,往往无用。吟无用之诗,醉无用之酒,读无用之书,锺无用之情,终于成一无用之人,却因此活得有滋有味。  明天的路更长更难,遇到的事情会更多。也希望自己的明天走得顺利一些,多有一些好的运气,好多休息会儿,多歇歇。  锻炼回来,从纪念塔切入河岸,慢慢走回去。黄昏时凉风习习,河堤满是散步的人。静静地沿着河岸走,边想自己的事情。岸边的河墙上爬满了碧绿的爬山虎,远空的云彩虽说颜色不绚丽出众,倒也有一些景致。很久没有这么多时间与这么好的环境让自己和自己交流。一路上,我走得太快了。  自己发生了一些事情,细想起来,已用心——无果。不该再花精力和时间去追逐那难以企及的梦想。安安心心地白天干好兼职,晚上好好学习,有时间了多读点书,多么充实又单纯的生活。  我现在就在这条路上走。我喜欢的,适合我的,是这条路。  人生都难免会走一段多余的路,或是无用的路。绕过去走走,看看,时间花费了才知道这其实不是自己的风景。没有那段多余的路,大概也会走得厌腻。当作是漫无目的的散步吧。人难免有点好奇心,去看了看,问了问,想了想,叹了叹,才知道,哦,她不是我的风景,我也不是她的风景。  浪花扑腾着,清风吹得我轻松了许多。哗哗的流水声捎走了些我几月以来积留的疲惫。坐在河堤的花坛边上,伸手摘片树叶吹吹,管他成不成调。或者寻觅河墙上那一片爬山虎的叶子看,远天的云那样子像什么。或看看散步的人放溜的小狗,看它们笨拙却又是那么极其自然地歪动着肥嘟嘟的狗腿,看它侧着脑袋伸着红舌头认真看我的憨样。我不只是忘却生活的不快,更走上了那条单纯生活的回归之路。一个人怕孤单,两个人怕辜负,走进这份简单生活的心情里,我不再孤单。  虽然不知道这简单日子能够维持多长时间,现在学会不去追问。起码现在是这样过的。现在是满意的。  淡荷,清塘里,静静地开放。  庆幸,很能静下心来想这些事情。泡一壶茶,看茶气,水雾在屋里缭绕升腾。许多走不通的路就不再硬闯。等等,看看,换个位置,心里头的那座山也就不见了。  生活啊,讳莫如深,真是一道永远探索不完的哲学难题。

电线电缆生产厂家
公路护栏网
不锈钢碳素钢复合管价格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