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信息港

当前位置:

晓荷谁说宝刀不老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武汉信息港

导读

“喂,几位老妹,要去哪里?”  见路边有三位花枝招展的老娘们,老尚忍不住踩一脚刹车,打开车窗,上前打招呼。  “哟,是老尚啊,你再现古老黎国

“喂,几位老妹,要去哪里?”  见路边有三位花枝招展的老娘们,老尚忍不住踩一脚刹车,打开车窗,上前打招呼。  “哟,是老尚啊,你再现古老黎国风貌的长篇传奇《古黎春秋》写到第几十章了?我们几个老姐妹可是你老的粉丝呢。”  老尚听了十分地受用:“谢谢,谢谢李妹,谢谢王妹,这段日子,老尚没动笔。”  “不写字干嘛了?对啦,我问你,老尚今年高寿几何?”吕妹抿嘴而笑。  老尚咧着丢了门牙的嘴,呵呵傻笑着说:“都七十有二了,老喽。还写啥字?没词了,不瞒吕老妹,老尚近段时间也不知怎么搞得,老忘事,大脑不管用了。”  吕妹又一笑,满脸皱纹开了花:“没问题,我相信老尚雄风犹存,宝刀不会老。”  老尚嘴角也跟着咧了一下,没接她的话。但脸上,却现出一丝狡黠的表情。  在这仨老妹中,老尚不想见到的就是这个姓吕的老女人,这个老女人老不正经,六十多岁的人了,一天搽脂抹粉的臭美,没几许肉的长条小脸上老是像抹了层白石灰,尤其是那人造眉毛,有些让老尚恶心,眉毛没就没了,画上个黑道道装哪根葱?  一听说老尚这段日子没动笔,几个老妹你瞧我,我瞧你,似乎不大相信。  “你们去哪?”老尚笑嘻嘻地问,一付老流氓的神态。  “到长治去啊。”李妹答道。老尚待见这个李妹,你看人家,五官端正原生态,不施粉黛不画妆,照样俏眉俏眼儿刹是耐看。  “正好,上车。我也到长治。”  “你,你开车,上,上长治?百把里路那。”王妹猴脸卓腮,眼睛不大鼻头不小。这老娘们狡猾,一老辈小心翼翼,做事总是三思而后行,从不做赔本的买卖。  “怎么,还怕我拐走你买到妓院不成?都干巴得快没水了,谁要?啧。”老尚似乎看出了王老妹的心思,打趣地说:“老妹,不要钱,每人给我讲个鬼故事就行。”  仨老妹一听,行,合算,上吧。于是,上了老尚的破车。老尚说一声坐稳了,手一挂档,踩一脚油门,车子吼得一声,箭也似地绝尘而去。  这仨老娘们坐上老尚的免费破车,觉得很是开心,咧着嘴直笑。她们知道,这老东西近段以来,写鬼故事上了瘾,逢人便讨鬼故事,到处收集素材,嘻嘻。  仨老妹说得不错,当作家确实是老尚的梦想,所以此老简直疯了,像是在跟阎王老爷赛跑,每天凌晨四点半起床,晚上十二点才去钻被窝,一天除了吃饭睡觉,泡在网上的时间至少也有十二个之多,表现出了与其实际年龄极不相符的冲击力,痴迷到饭不思茶不进的地步。  然而,她们谁都不会想到,老尚还有一个比当作家更甜美的梦想:学会开车,寻一个春暖花开百虫生,风和日丽四月天,在路上好好兜兜风,过上一把开车瘾。老尚对于当多大官,挣多少钱到没十分在意,遗憾的是,在任期间坐了一辈子的车,却没有动过一把方向盘。  退休闲赋后,没得车坐了,出门靠打的,真麻烦。  是自己没钱买车?非也,是因为不会开车,买上车又能如何?  不会开车,成了老尚的一块心病,学会开车,成为他当前为紧迫的愿望。所以,老尚放下手中的笔,不写字了,成天缠住一位具有三十多年驾龄的老同学偷着学开车,磨蹭了多半年,虽不敢说领略了驾技精髓,但让车轮在自己手里转起来,还是没多大问题。  一路上,老尚这车开的到是有模有样,四平八稳,该慢则慢,该快则快,该走就走,该停就停。到了市区老尚将车子开到一家大型商场的门前,找了个停车位泊锚了,到也没有遇到什么麻烦。  “老妹子们,你们去逛你们的商场,我去新华书店找几本书看,十一点半咱们车前汇合,不见不散。”  “好咧。”吕老妹、李老妹、王老妹应答一声,扭着大屁股,进商场去了。  老尚一路打听新华书店怎么走,有好心者劝言说:“嗨,你打的去不就得了?一点都不用你老操心。”  老尚一拍脑袋说:“对呀,我怎这么笨?”  一进新华书店,老尚立刻被几本刚上架的名人名作吸引住了,贪婪地一看就是二个多小时,当他抬起胳膊看手表时,不觉吓了一跳:我的妈呀,都快十二点了,老伴还在家等着咱吃午饭呢。不行,先给老婆挂个电话,告诉她多一小时到家。然而,当他掏出手机欲打电话时,手机却因没电黑屏了,怎么也打不开,自动关机。眼瞅着断绝了和家里的联系,可现在咱在百里以外的长治市,总得回去啊,怎么回去呢?老尚歪着头想办法,是搭个便车,还是与人拚车?想了一会儿,用手一拍脑袋说咱不想了,还是坐公共客车安全。  急急扔下手里的书,老尚打了辆出租,慌慌然赶到东客站,上了回刈陵的班车。  这司机的开车技术确实不错,一百多里的路程,不到一个小时,老尚准时赶回县城。可一下车,他又懵了,怎啦?竟然分辨不清东南西北了。哪条,才是回家的路?老尚正在努力辨别方向的时候,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女子骑着小鸟来到他的跟前。说错了,不是骑着小鸟,是骑着小鸟电动车。年轻女子停下车来,甜甜喊了一声:“尚老师,你这是刚下车?”  “呵呵,可不是嘛。”  “老师,上我的车,我正好路过你家小区,把你捎回去。”  女子屁股往前挪了挪,给老尚誊开个较宽敞的位置,因为老尚身宽体胖,座位小了不行。老尚笑了,他没理由不笑,正在为找不清回家的路而发愁的时候,有人送他回家,此老自然不亦乐乎。  到了小区,老尚顿时清醒了许多,当她吭哧咏哧爬上六楼后,老伴早就等在门外:“死老头,吓死我了,以为把你老东西给丢了。”  这边老尚端起碗吃饭的事咱暂且放下不提。  且说吕、李、王仨老妹,十一点准时集中到车前,左等右等,一直等到下午一点多了,还没见到老尚的踪影,吕老妹打罢李老妹打,李老妹打罢王老妹打,仨老妹轮番打电话,但得到的就只一个回话:“对方已关机。”  仨老妹就纳闷了,车子还在,人呢?莫不是这老头子出了什么事不成?仨人一合计,意见很快统一,一致认为老尚出了大事。这可了不得,报警吧?扭头一看,正好一位交警走过来。真是来早了不如来巧了,仨老妹一涌而上,把交警给吓了一跳:“三位大娘,发生了什么事?”  “出大事了。”吕老妹神色紧张。  “老尚不见了。”李老妹十分惊慌。  “是啊,警察,车还在,人没影了。”只有王老妹脸色未变。  “联系他了吗?”警察把腰躬得像只大虾,把车牌上那厚厚的一层积尘擦拭干净了仔细观察。完了,打了个电话:“喂?我是小马,麻烦你查一下,晋D00123车牌的户主是谁?”  稍倾,对方回复说:“车主是刈陵县的姜唯唯,女,五十六岁,驾驶人是他儿子刘东东。”  这说明,老尚与本车毫无瓜葛。这下仨老妹彻底晕了:“警,警察,这车确实是老尚开的呀,我们坐他的车来到长治,我们逛商店了,他说他去新华书店,说好十一点半在车前集中,可这都下午一点多了,这个死老尚,臭老尚。”王老妹气得几乎要跳脚了。  “你们确认开车的是老尚?多大年纪了?”警察又问。  李老妹接话说:“你真幽默警察,我们赤屁股在一块长大的,能认错人?开车的,真是老尚啊,七十多岁的一个胖老头,胖得像头肥猪。”  “等等,等等。”交警一脸的迷茫:“你们说这个老尚他七十多岁?他开的车?好,我再查一查。”交警打电话一问车管所,车管所回答说,刈陵县驾驶人档案中,根本就没有这个什么老尚的。交警也懵了:“这老头,是无证驾驶?还是,偷来的车,弃车而逃?”  到底是年轻人的大脑好使,很快,交警的思路便清晰起来,急忙问:“几位大娘,你们谁有老尚的电话?李老妹说:“我有他老婆的。”  “也行,快,打给他老伴,问一下这个老尚哪去了?”  自然,老尚老伴回话说,他正在家里吃饭呢。  这可把仨老妹气得不轻:“哼,这个死老尚,臭老尚,什么玩艺儿?说话不算数,自己跑回去吃饭,让咱老姐妹仨在这苦等。”  警察接过电话,告诉老尚老伴说:“大娘,你让老先生接电话,他怎么把车子扔在长治不要了?”  “什么?你说什么?”老尚老伴更是一头雾水:“你弄错了吧?我这个老伴,他压根儿就不会开车。”  “妈呀,遇上鬼了?”王老妹吓得脸都腊黄了。  交警哈哈一笑说:“大娘你真逗,那有鬼能把车开到闹市里来?这里一定有文章,等我再查问一下。”  交警又给老尚老伴打电话:“大娘,你问一下老尚先生,他会开车吗?”  老尚虽说有了把年纪,但耳不聋眼不花,一根针掉在地上他都能听得清,马上对老伴说:“你告诉他,老尚会开车。”  “呸。你个老不死,开什么玩笑?我和你一张床上睡了三十几年,一天半日了?你多会儿学会的开车?胡诌吧你。”  “真的,骗你是小狗,我真学会了开车。”  “什么时候学的?我怎么不知道?我怎么一次都没坐过你开的车,我看你是老糊涂了。”  “你不信?嘿,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好,我让你信。”老尚把碗往茶几上一放,从口袋里掏出一把车钥匙说:“瞧,你不信?这不是,噫?不对呀,钥匙在口袋里,咱那车呢?”  老伴气得鼻子不是鼻子嘴不嘴,指着老尚的脑袋大骂说:“你个老不死的,你问我,我问谁?难道,这车,还真是你开走的?”  老尚歪着脑袋想了一阵,突然想起来了,说:“对,车确实是我开走的。”  “谁家的车?车呢?”  “老刘家的车。车?对,车呢?”老尚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突然想起来了,“嗨,我只想着坐上班车回来吃午饭,竟忘了咱开的还有车。车,还在长治市那家超市门前扔着呢。”  “我的妈呀。你个老东西,怎么没连你也一块丢了?你,你闯祸了。”老伴一屁股蹲在沙发上,半晌说不上话来。  果然,半个多小时后,刈陵县交警大队的交警便敲开了老尚家的门。  惊异的是,姓丘的大队长亲自带领秩序科的民警前来执法。  “你就是老尚?”丘大队长黑封着脸问。  “是啊,大丈夫坐不更姓,行不改名。”老尚还真是长了一付榆木脑袋,做错了事,违了法,不知道礼貌点,竟然大马金刀地坐在那里无动于衷,气定神闲。  “老尚,跟我们走一趟吧。”丘大队长的脸色转而铁青。  “去哪?”老尚茫然地问。  “交警大队。”丘大队长冷冷地说,脸上那颜色,竟成猪肝红。  “干啥?”  “你说干啥?接受处罚啊,你老有无证驾驶、闯红灯、逆向行驶等多项交通违法,知道不?”  老尚一听,几乎吓得软瘫了。  “队长先生,请高抬贵手,饶过他吧。”老尚老伴鼻子一酸,落下两行清泪来。  “怎么回事?法律面前没特权,不要说一个小小科级,连个芝麻官都算不上,就是王子犯了法,也要与民一样同罪。”  “队长先生,你说得有道理,可是,法律上还有规定,大脑不正常者应该特别对待啊。”  “他,老尚,刈陵县响当当的人物,竟然是,神经病?”  “不。”老尚老伴擦一把眼泪,又拧了把鼻涕才说:“他,不是神经病,是患有老年痴呆症,三个月前,我就发现他的记忆力很不正常,总忘事,让他干什么活,他扭个滚儿就给忘了。”  “是,这种情况?”  “就他这个样子,也敢开车?”丘大队长吓得出了一身冷汗,指着老尚惊呼道,“还有那三位奇葩老大娘,老尚你敢瞎开,她们也敢瞎坐?真是千古奇闻啊。”  “那,队长,老尚他,还带走不?”  丘大队长皱了皱眉:“这个,这是特殊情况,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们回去研究一下再说。”  临走前,丘大队长指了指老尚说:“老尚,以后不准你再动方向盘。真是的。”   共 426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治疗男科好的研究院
云南癫痫医院哪家好
关于癫痫的病发原因
标签

上一页:一生无悔1

下一页:半生半世伊人1